主任輔導員 - 輔導團公告 | 2019-01-31 | 人氣:14

國中七年級的教科書(翰林版),敘述清領前期對台治理政策,依舊是繞著消極、積極打轉,認為是牡丹社事件使得「清廷意識到台灣的重要性」,所以才轉而積極建設台灣。接著就開始有一些重點大員、重點建設的陳述,高潮則是台灣建省,然後台灣成為當時中國「現代化」之省。
事情有這麼簡單嗎?清朝對台的治理是好長一段時間都採行放生不管的作法嗎?官方在面對原住民族群沒化點統治技術(課文忽略),原住民就被剿撫並用的改變了?
重點是,在教學現場 ,學生學的狀況如何?大概會覺得很煩吧?我猜。這些移民-開發-建置的過程,即使說的再生動,還是要面對哪些知識要記起來的現實問題,要背就難有趣了。更恐怖的是,可能上了高中甚至大學,面對台灣史的學習還會「再來一次」,當然那些個行之有年的消極統治、積極統治說就又會再銘刻一次。當然,指稱「消極」,背後的觀念框架跟「開發史」、「亞細亞的孤兒說」都有關係。
有沒有什麼轉化的可能?猶記得多年前在課堂上年輕的康豹老師對「消極統治」說的不以為然,他說什麼才算「消極」?從治理的理性上來看,清朝對台治理並不消極啊?他當時還拿了邵式柏原文的《台灣邊疆的治理與政治經濟(1600-1800)》叫大家讀 ,裡頭整理出一堆理性的資料,又是表又是數據的,紮實呈現出來的清朝治理狀態真是讓人開了眼界。那時隱約明白,邵式柏是從清帝國的邊疆治理所採行的適應統治這個模式去解讀清朝的對台統治,這中間充滿了帝國該有的「統治理性」。換言之,帝國疆域太大,統治的成本要精算,政策可以不斷調整,可內容絕對是很綿密複雜的,哪是用消極、積極就可以概略說明。
如今,邵作已有中譯本面市兩年,大概當年邵式柏質疑「消極統治」說的問題意識,會再讓更多人拿出來反省一遍。果然,前陣子國史館的館刊57期就有師大教授林欣宜寫書評順道檢討了一下台灣史的教學問題,文中指出,關於清朝政府對邊疆地區所考慮的戰略定位與收支均衡政策制定考量,對現在必須算的很清楚否則日子真難過的「崩世代」學生,是比其他世代更有切身之感了。(頁151)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